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> 都市小說 > 大紅妝 > 第一二二章 徐世基

龙族幻想高清游戏图片: 第一二二章 徐世基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傍晚時分,沈彤一行到了岳州鎮。衙門里顯然已經收到消息了,城門緊閉,車老板說盡好話,才放了他們進去。

    找到昨天晚上投宿的客棧住下,大家這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把黃氏和欣嫵安置妥當,沈彤和許安路友坐在一起,商量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沈彤問許安和路友:“徐世基這個人你們聽說過嗎?”

    飛魚衛一直都沒有放松對朝廷官員的暗中監視,再加上飛魚衛的人也想從中撈錢,因此,他們反倒成了對官員最了解的人。

    許安道:“徐世基是隴右人,是太祖年間的武狀元,徐家以前是開鏢局的,有一次走鏢的時候,徐世基的爹娘都被殺了,徐世基十五歲,弟弟十歲,徐世基把鏢局賣了,帶著弟弟投奔了外家。徐世基考上武狀元時,太祖皇帝對他很是喜愛,原想把他留在京中,可是他執意不肯。不久后隴右有個百戶晉升為升戶,徐世基自請去了隴右接了百戶一職。他到了隴右的第二年,就掃平了距隴右二百里的一個寨子,寨子里的土匪無論男女老少全部殺得精光,連財物都沒要,把寨子一把火燒了。之后大家都懷疑這個寨子就是當年殺死他爹娘的那伙人。也正是因為這件事,徐世基就落了個睚眥必報的名聲,所以現在青平鎮的事出在他身上,我不吃驚?!?br />
    沈彤點頭:“這像是他能做的事。對了,徐世基是開鏢局的,并非出自官宦人家,他從百戶到指揮使,也算是官運亨通了,他在朝中靠誰提攜?”

    “這也是徐世基此人難以捉摸之處,徐世基在朝中沒有倚仗,太祖皇帝殯天前,徐世基是隴右衛副指揮使,小皇帝登基后,楊家想要掌控更多的軍權,看中徐世基沒有家族依靠,便想把他收為己用,于是就施恩于他,把他從隴右調到涵山衛做了指揮使,統領一衛軍務??墑茄罘婷揮邢氳?,這個徐世基卻不是個好相于的,最后楊家白白浪費了一個指揮使的名額,最終也沒能把徐世基收在麾下。徐世基把涵山衛經營得鐵桶一般,楊鋒幾次派人過來,可是那些人到了涵山衛就失去消息,過不多久,就會在離涵山衛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們的尸首?!?br />
    許安說到這里,喝了口水,繼續說道:“楊鋒也曾經讓飛魚衛到涵山衛調查這些官員的死因,可是這又能查出什么?徐世基早就把事情安排好了,還能讓飛魚衛抓住把柄嗎?且徐世基治軍嚴格,他的軍隊紀律森嚴,這么多年沒有惹過任何亂子,楊家拉攏不成,也曾想要把他除去,無奈徐世基在軍中的威望越來越高,一來二去,楊鋒也就懶得理他了?!?br />
    沈彤笑了,道:“這個徐世基有意思啊,真有意思,不過像他這樣既無背景又不攀附的,居然還能活到今天,委實是不容易啊?!?br />
    這是事實,像徐世基這樣的,滿朝文武也找不到第二個了。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徐世基王世基的,當務之急還是想想這路該怎么走吧,青平鎮被徐世基占了,周常衛也被掃了,周常衛下轄的幾個千戶所勢必不會善罷甘休,這場仗還有的打?!甭酚閹檔?。

    青平鎮肯定是不能去了,不僅是青平鎮,周圍幾個鎮子也同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一場硬仗,徐世基也不會打開城門,讓百姓逃走。

    沈彤道:“繞路吧,帶著我阿娘,我們只能遠遠避開?!?br />
    前世她沒有聽說過徐世基的名字,想來這場紛亂很快就被平息了,待到她長大以后,中間又隔了好幾年,徐世基早已成了過眼云煙,無人再提。

    徐世基能調動的軍隊也只有區區五千六百人,這些人能掃平周常衛,也能令青平鎮的官員跪地磕頭,但是若是以這五千六百人對抗朝廷,無非就是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這樣的結果,沈彤能看得出來,很多人都能看得出來,以徐世基的能力和閱力,當然更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可是他還是這樣做了,為了他的侄兒,他沖冠一怒,帶著他的子弟兵,公然與朝廷為敵。

    后人或許會譏笑他飛蛾撲火,可是卻無法詆誨他的至情至義。

    沈彤嘆了口氣,如果可以,她想助他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這也只是想想而已,帶著黃氏,又有一個不知所謂的欣嫵,沈彤不可能會不顧母親,跑去青平鎮。

    沈彤有了幾分倜倀,她問許安:“知道徐世基和誰交好嗎?現在這個時候,有沒有人能幫他呢?”

    許安沒有想到,沈彤會對徐世基如此看重,他認識沈彤越久,就越發感覺到沈彤的與眾不同,因此,此時沈彤忽然說出這幾句話來,許安怔住。

    沈彤是真的希望有人能夠幫助徐世基造反吧

    許安仔細想了想,他道:“距涵山衛最近的是中嶺衛的一個千戶所,如果我沒有記錯,那個千戶所的千戶,和徐世基應是認識的?!?br />
    “認識?”沈彤不解,問道。

    只是認識而已!

    “對,是認識的,那個鄭千戶也是科舉入仕,他和徐世基一樣,是武科,徐世基是那一年的武狀元,他則是探花郎,武探花??上母改趕嗉倘ナ?,他前前后后丁憂了六年,雖然盡孝了,可是也影響到自己的仕途。這些年來,朝廷很少會開武科,因此武科入仕的人少之又少,徐世基和鄭千戶是同科,又一起金榜題名,若說他們二人不認識,那不可能;可若是說他們關系很鐵,那更不可能!”許安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那位鄭千戶,徐世基來找你借兵,你會借嗎?”沈彤目光炯炯,正在看著許安。

    許安對沈彤的目光早就熟悉了,現在他在想的,是鄭千戶會以何種借口來推脫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鄭千戶,我就會借出兵馬支援徐世基?!鄙蟯廝檔?。

    為什么?徐安不解,一直插不上嘴的路友更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看到兩個人四只眼全都看向自己,沈彤緩緩道:“我覺得徐世基的侄兒之所以會來到清平,應該是有人故意而為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