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> 修真小說 > 地球第一劍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如跳舞

龙族幻想东京异闻10个adam原型机刷新坐标: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如跳舞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降魔杵在地上拖行時發出一連串的噪聲,隨著懷驚和尚一步步前行,周遭十多名隱者不由開始后退、結陣,將懷驚和尚隱隱包圍了起來。

    為首的那中年男人在袖中抽出了一把短刃,目光之中帶著幾分挑釁。

    “大華國的修行者,這里是櫻島國,請停止你危險行為!”

    “大華國的修行者!這是最后一次警告!”

    義正言辭的嗓音,大義凌然的面孔,但在灰色衣袍的遮掩下,卻是已經蠢蠢欲動的忍刀和苦無,是那已經快無法忍耐的嗜血目光。

    似是等待獵物已久的毒蛇,在準備著后發制人的最佳時機!

    “呵?”

    面容清秀的和尚露出淡淡的笑容,身形在街邊站定,正當所有人以為他要開口說兩句場面話時,降魔杵突然揚起,對著那明顯是領頭之人的中年男人砸去!

    靜若古剎千歲佛,動若降龍奔雷鈞!

    但雙方本就是劍拔弩張,懷驚和尚雖然搶占了先機,對方反應卻也不慢。

    這平頭中年男人迅速后撤,左手反握短刃,右手對著懷驚甩出十幾道烏光!

    周遭十多道身影甩出苦無、符箓、毒液,對著懷驚飛撲而來,一道道身影展現出了驚人的爆發力。

    就聽噹的一聲震天響,降魔杵砸在那把短刃上,手持短刃的中年男人直接被打的身軀后仰,雙腿迅速搓動,試圖化解這份沖力。

    周遭密密麻麻的烏光飛來,半數苦無在懷驚和尚身周炸開,炸出了一蓬蓬毒霧!

    借著毒霧遮掩,那十多道鬼魅的身影幾乎同時殺到!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懷驚一聲大喝,身周佛光猛涌!

    便聽叮叮叮的聲響密集響起,對方的攻勢似狂風驟雨,依稀只能見懷驚和尚被十多道快速穿梭的黑影兇猛圍攻。

    然而,酒店大門前站著的王升等人,卻根本沒有半點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降魔杵的破空聲是如此低沉,這桿蘊滿佛光的降魔杵沖出慘綠色的毒霧,一道黑影像是故意碰瓷,用自己的胸口承接降魔杵這力大勢沉的一擊!

    半聲慘叫,這道黑影遠遠的拋飛了出去,那桿降魔杵緩緩劃出一道圓弧,將毒霧幾乎一切為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道黑影被降魔杵鑿飛了出去!

    這看似重且緩的攻勢,仿佛天生克制這些速度極快的隱者。

    實際上,懷驚和尚的每一擊都算死了當前目標的移動規律,讓對方根本逃無可逃!

    與其軟綿無力的砍上千百次,不如凝全力一招將敵手重創。

    不讓敵人破防是他的修行理念,一招度對手歸西是他的服務宗旨

    但懷驚和尚今天也算留了手,畢竟現在身處櫻島國,他也會考慮后面的事態演變

    被他打飛之人只是重傷,但今后能不能繼續修行,那就不一而論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個隱者頭領已經從十多米外沖了回來,似乎是想憑自己的實力主攻擋住懷驚和尚。

    然而他身形在半途幾次折返,留下了道道殘影,但剛撲入毒霧中時,降魔杵向前平頂,直接落向這人胸前,卻是早已等候多時。

    又是兵器碰撞之聲,這個隱者頭領的身形再次被打得踉蹌后退,又倒退出了十多米遠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后退的過程中,降魔杵又是不慌不忙的橫掃、斜點,將一道黑影掃飛,一道黑影直接摁在地上,后者的身體還撞碎了水泥板。

    “用陣法!殺了他!”

    隱者首領嘶聲怒吼著,道道黑影同時后退,懷驚和尚卻是追擊都懶得追擊,靜靜的站在毒霧中,降魔杵末端輕輕撞擊地面。

    噹!

    一抹佛光涌動,周遭毒霧盡數消融!

    “南無阿彌陀佛”

    懷驚左手豎在身前,輕念佛號,“各位,若再執迷,小僧便無法再留情面了?!?br />
    酒店門口,施千張主動向前邁了一步,盡心盡責的翻譯道: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傻缺聽著!我家禪師說了,你們的遁術不過是學到了我們大華國道法的皮毛,趕緊滾蛋,就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了!”

    一旁,王升瞪了眼施千張,這句式長短相差也未免太大了點!

    施千張嘿嘿一笑,摸出了十多張黑符出來,“升哥,這些家伙怎么處理?”

    “隨你,”王升的目光看向了街道盡頭,那黑壓壓的一片裝甲車此時正被十多輛警車組成的路障阻攔。

    顯然櫻島國內部也出現了分歧,這些警察能擋在大米**隊面前,也確實讓人略感意外。

    前方,那些櫻島國隱者再次出擊,這次他們卻是排成了五行大陣,幾道身影不斷交錯,金木水火土的術法接連催動。

    雖然威力不大,但觀賞性還是蠻不錯的。

    懷驚和尚搖搖頭,嘆一聲何苦執迷,降魔杵平舉,這次卻不再只是站立不動,身形猛撲了出去。

    羅漢一怒,降龍伏虎!

    “組長!是我,是我秋生麻代!

    我希望您能聽我闡述當前的情況以及各種選擇的后果!

    對,不會占用您太長的時間,我會盡量簡要!今晚發生的這件事,我們絕對不能讓大華國的修士遭受攻擊!我!”

    嘟!

    通信切斷的聲響無比迅速,讓秋生麻代有些措手不及,但他面容已經麻木。

    拉了下通訊錄,卻發現通訊錄已經到了最底部。

    警笛聲從遠處傳來,秋生麻代站起身,立刻朝著走廊盡頭那破掉的幾扇窗戶撲去。

    循聲眺望,他看到了櫻島國警方阻攔那批裝甲車的畫面,頓時長長的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他手下不停,立刻開始建群聊,將自己可以信任的手下、好友,拉到了一起開始動員。

    又突然感受到了樓底傳來的陣陣波動,低頭看去,見到了那濃郁的佛光,已經在佛光中被擊飛的數道身影。

    爆了句粗口,秋生麻代立刻沖向了電梯口,在懷中摸出了自己的短刃和苦無,目光掙扎了下,又將武器放了回去,不斷調整呼吸,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的,你可以的!阻止他們,?;ぷ約旱墓?!你可以的!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電梯門打開,秋生麻代立刻沖了進去,恨不得直接給電梯安兩個噴氣裝置。

    電梯一層層下落,秋生麻代剛平靜的心又開始緊張了起來,他開始反復告訴自己,無論看到什么情形都不要崩潰。

    哪怕老師被殺,哪怕己方這十多個好手都被殺,也必須忍下來,不能讓那個年輕的修士遷怒整座城市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情形,自己都不能崩潰,絕對不能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電梯抵達底層,電梯門剛打開一條縫隙,兩只手就直接扒了上來。

    粗暴的推開兩扇電梯門,秋生麻代沖入了有些空曠的酒店大堂。因為爆發沖突的緣故,酒店工作人員已經躲藏避難。

    還沒跑兩步,秋生麻代就聽到了玻璃門外傳來的音樂旋律,以及某個熟悉又有些可惡的嗓音,在伴著節奏,用櫻島語喊著:

    “對,按照這個節奏,一、二、三、四,跟我一起做

    腰部要柔軟,動作要溫柔,對!就是這樣,這位寶寶做的相當棒!

    那邊那位大叔不要害羞,扭起你健康性感的水桶腰,對,動起來,康忙康忙!”

    秋生麻代向前跑動兩步,抬頭看向了聲音的來源,隨后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,兩只手在瘋狂顫抖,而后狠狠的甩了自己兩個嘴巴子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什么!

    酒店大堂前停車下客的平臺上,十多道身穿忍者服的人影,整整齊齊的排成一排,正隨著音樂扭動著自己的身軀。

    德高望重的老師也混在人群中,此刻舞動起來,背影竟是那么的

    妖、妖嬈。

    這畫面

    何止是辣眼睛!

    讓秋生麻代都忍不住想戳瞎自己的雙眼!

    施千張的嗓音再次傳來,依然是櫻島語:

    “對,動起來!打架怎么能有跳舞舒服?你們距離我們大華國廣場舞阿姨們,就差一套廉價音響設備了!”

    但很快,秋生麻代發現了一些端倪,這些正在跳舞的人影身上,都貼著黑色的符箓。

    這些符箓此時正散發出一縷縷光芒,將每個人的身軀束縛捆綁

    而在己方眾人前方,引導他們做出這些舞蹈動作的,正是那個被稱之為櫻島之敵的大華國修士施千張!

    這該死的家伙!

    怎么能這么羞辱人!

    秋生麻代站起來,咬牙切齒疾步沖向玻璃門,猛地吸了口氣,準備發出一聲怒吼,然而剛沖到門邊,目光看到了站在一旁、眺望著遠方的三道身影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個穿著休閑裝、背劍而立的大華國修士

    心底的火氣迅速消退,秋生麻代低頭推開玻璃門,在櫻島國十多名修行者背后匆匆路過,走到了王升和牧綰萱身后。

    此時,秋生麻代才發現,己方的這十多人明顯是昏迷狀態,傷勢輕重不一,最嚴重的那個隨時有可能在舞蹈中斃命。

    又看到見懷驚和尚正拿著圓餅狀的手機錄像,秋生麻代嘴角一陣抽搐。

    他已經能想象到,這段視頻如果發布到網絡上,會引起櫻島國修行界多么大的憤怒。

    按大華國的話講,殺人不過頭點地,這么羞辱實在是太過分了!

    但現在,這些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幾、幾位,”秋生麻代低頭說著,“請跟我來吧,我帶你們去新的落腳點!”

    背劍而立的王升下巴對著前方抬了抬,“其實我們也不想制造麻煩,但為了?;の曳郊肝豢蒲Ъ?,必須將這種威脅清除掉了?!?br />
    順著王升所看的方向,秋生麻代抬頭看去,卻見擋在街口的十多輛警車正緩緩后退。

    這位勞心勞力的櫻島國特殊部門高級干事,面色頓時蒼白無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