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> 玄幻小說 > 你是明珠,莫蒙塵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醫者仁心?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: 第三百四十六章 醫者仁心?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雅維沒能在圣路西法醫院找到諾亞西弗斯,因為當時已經很晚,即使西弗斯是個工作狂也是個游戲,遺憾的是她并不把醫院當家。

    摸清狀況后,雅維為自己的魯莽而懊悔,他發現了一名實習醫生,上前說道:“醫生,我頭暈?!?br />
    對莫蒙塵而言,雅維特夫丹拉只是一個不值得同情的盧瑟,連掛念的必要都沒有,他與隊友在夜店一起玩到了凌晨三點才離開。

    凌晨三點的底特律,很危險。

    莫蒙塵穿得很暖和,頂著零下的低溫,他走在街上,想攔住一輛的士,因為他喝酒了,不能開車。

    他在路口等了許久,終于來了一輛的士。

    “把我送到加里頓公寓,謝謝?!?br />
    莫蒙塵坐在后面,因為他戴著口罩,因此,司機沒有把他認出來。

    紅燈前,司機停下了車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底特律的犯罪率,莫蒙塵便希望紅燈時間快些過去。

    司機也在等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老男人走在街道邊上,他喝著酒,身形不穩,看著隨時都有可能醉倒在路邊。

    以當前的溫度,如果他倒在外面,很可能凍死。

    只是他好像沒什么機會被凍死了,埋伏在角落的混混們瞄上了這個落單的老男人,大概有三個人,他們同時出現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司機急于離開,莫蒙塵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管閑事!”司機可不想搭上自己。

    莫蒙塵也不想,他是個醫生,他是個歌手,他是nba球員,但他不精通任何格斗術,如果逞英雄沖出去與三個歹徒決斗,吃虧的會是他。

    他從身上找到了手術刀,這是他用來防身的,一直都沒什么機會派上用場。

    出去嗎?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老男人奮力抵抗,三個混混合力將他撂倒,搶走了他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,留著已經站不起來的老男人跑進街角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還活著?!?br />
    莫蒙塵打開車門,走到那個老男人面前,看起來那幾個混混除了在他身上打了幾拳,補了幾腳沒做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對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來說,任何一種暴力都有可能讓他們一命嗚呼。

    莫蒙塵發現他還有呼吸、脈搏和心跳,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他輕松地將老男人扛起來,對司機說道:“去圣路西法醫院!”

    黑夜中,燈光明亮,司機看清了這個多管閑事的年輕男人的臉。

    在底特律,如果不認識這個男人,那就不配當底特律人。

    “or.mo?”

    大半夜的,發現了一個喝得微醺的年輕人,他有些多管閑事,救下了一個被搶劫的倒霉老頭,然后發現他是or.mo?

    司機不斷地眨眼,以確定他沒搞錯。

    “快點走!”莫蒙塵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,那個,可以給我個簽名嗎?我的女兒很喜歡你!”司機詢問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你的了,我現在只能確保這個老頭還活著,做不了細致的檢查,如果你快些,他應該能夠得救?!蹦沙鏡?。

    司機不再言他,全神貫注地開車。

    前往圣路西法的路上,莫蒙塵微微有些后悔,他的感冒還沒好,現在為了救這個老頭,肯定又要熬夜了。

    穿越之后,他就不再把自己看成醫生。

    繼續當醫生,只是為了獲得屬性分,他一直這么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醫者仁心,他真的有仁慈之心嗎?

    一個在球場上人人皆懼的家伙,談什么仁心?

    莫蒙塵抵達圣路西法時,已經是三點半,他抱著老男人跑進醫院,護士一眼便將他認出。

    “莫醫生?”

    “送他去做個檢查,趕快!”莫蒙塵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哈出霧氣,卻一點都不覺得冷。

    “結果出來后,送到我的辦公室?!澳沙凈匾淞訟?,記得他的辦公室里還有個被子。

    每個醫生都要做好值班的準備,雖然莫蒙塵從沒主動值班過,但他的辦公室依然有備用的被子。

    “我必須睡一覺?!?br />
    因為感冒,他今晚沒打比賽,喝了點酒,然后又突然遇到這種事,他的情緒起伏不定,到了醫院,他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,那富有沖擊力的疲憊感就此襲向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在辦公室里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真稀奇,莫醫生竟然會帶著病人來到醫院,而且都這么晚了”夜班護士討論著。

    來到莫蒙塵的門口,她們主動閉嘴,敲了敲門,打開,發現當事人蓋著被子趴在桌子上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要把他叫醒嗎?”其中一個護士問。

    “最好不要,反正病人也沒事,我們就把檢查報告放在桌上吧,不要打擾他?!繃硪桓齷な刻嵋?。

    這顯然是最好的提議,兩個夜班護士誰也沒打擾莫蒙塵,只是將報告放到邊上,再輕輕地走出門外。

    “勇敢點兒,永遠別放棄希望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能打籃球了,至少你可以當個好醫生?!?br />
    轟!

    血。

    一地的血。

    莫蒙塵驚醒了過來,披在身上的被子被他抖到了地上,他看見了桌邊的檢查報告,那場可怕的噩夢使他驚魂不定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時間。

    已經是上午十一點。

    他錯過了早餐。

    莫蒙塵捏了捏三叉神經,想想他接下來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的流程,他應該在家里起床,與以法蓮互送早安吻,然后一路嘲諷梅黛拉直到醫院門口。

    梅黛拉會告訴他今天需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莫蒙塵吸了吸鼻子,發現還是沒感覺,他的感冒還沒好。

    莫蒙塵走進洗手間洗了把臉,走出辦公室,很難看見他這么落魄,他還在想他需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或許應該刷牙洗臉,然后去吃午餐,把早上丟失的體重補回來。

    那么我折騰了這么多,究竟是為了啥?

    莫蒙塵終于想起了昨晚的那個老男人,也想起了辦公桌邊上的檢查報告,他只好走回去拿起報告,邊走邊看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問題?!?br />
    莫蒙塵合上報告,總算明確了方向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先去諾亞西弗斯的辦公室看看。

    就在這條路上,他撞見了雅維特夫丹拉。

    “莫醫生,你看起來沒比我好多少嘛?!毖盼易諾跗?,走在走廊。

    這個家伙昨晚還在夜店酗酒,突然間遭天譴了嗎?

    莫蒙塵沒有多想,只是說:“真沒想到你還會回到這里?!?br />
    “故地重游,多好?”雅維反問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破壞你的雅興了,你可以繼續待在這里,回憶手術失敗的那一天?!?br />
    莫蒙塵握緊檢查報告,走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當西弗斯看見一臉落魄,活像是流浪漢的莫蒙塵,“驚喜”地問:“你這是被搶劫了嗎?”

    你看起來很高興?

    莫蒙塵找位置坐下:“沒那么倒霉,只是昨晚要回家的時候發現有人當街搶劫老人?!?br />
    “于是你就見義勇為,制服了歹徒?”西弗斯驚訝地說,“你不怕嗎?”

    “我很希望我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英勇,但不是這么回事?!蹦沙舅?,“當時我喝醉了,坐在的士車上,我是等歹徒搶劫完畢后,走出車外把那個老頭帶回了醫院?!?br />
    西弗斯拍了拍棉衣也無法掩蓋的雙峰:“嚇死我了,那你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我在辦公桌上睡了一覺,現在肚子很餓,還沒刷牙洗臉,感冒好像還加劇了,你覺得呢?”莫蒙塵問。

    西弗斯笑問:“那我可以為你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方便的話,送我回家?!蹦沙舅酪膊幌M拂燉醇餉磭宓難?。

    盡管手上還有一堆工作,但梅黛拉還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等我十分鐘?!?br />
    兩人走出醫院的時候,西弗斯看見了雅維特夫丹拉。

    但雅維沒有看見她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為什么在這?”西弗斯對雅維沒有任何的好印象。

    “故地重游?!蹦沙舅?,“他是這么說的?!?br />
    這個理由聽得西弗斯毛骨悚然:“故地重游?回來再看一眼這個令他從山頂跌入山谷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希望他看到他的話,可以想辦法增加一條雅維特夫丹拉與狗不得入內的規定?!澳沙徑宰糯盎嬋謁?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把可愛的狗狗和那個混蛋相提并論?”

    “狗身上的細菌絕對比那家伙多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狗狗很可愛啊?!?br />
    呵呵,舔著臉討好人類的玩意兒叫很可愛?

    莫蒙塵更喜歡貓,他喜歡貓那種“高興時拿腦袋蹭蹭你的腳,不高興老子看都不看你”的朋友間的相處模式而不是狗的那種“爸爸你回來啦”的跪舔。

    當然,無論貓狗,他都不會養,寵物身上的細菌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平時住在這里不會被打擾嗎?”西弗斯把莫蒙塵送到了家,發現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公寓。

    以他這種身份的明星,簡直毫無**可言。

    莫蒙塵指著門口的保安:“那幾十號人不是吃干飯的?!?br />
    “謝謝你送我回家,再見?!?br />
    “再見?!?br />
    回到家里,莫蒙塵總算可以好好想一下接下來的半天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首先,得刷牙洗臉,然后吃一頓飽飯,爭取把丟掉的體重補回來,雖然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他可以100肯定,他至少掉了一公斤的體重。

    以他的狀態,要補回這一公斤的體重,估計得慢慢地熬到賽季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