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异闻苍穹之下怎么过: 第251章 交底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江一菲奇怪,“不是有很多住在市里,你怎么不通知?”

    “周華家的親屬都在這邊,他們算了下也很多,人太多照顧不過來,太失禮了,所以干脆都在這邊招待?!?br />
    “哦!”江一菲點點頭,總覺得哪里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婚紗、婚車之類的都訂好了?”

    “訂好了,周華媽媽幫著定的,我婆婆想的很周到?!?br />
    江一菲微皺眉,別的不說,婚紗難道不應該自己去定?老人和年輕人的眼光能一樣?不過,也不排除李秀玉與婆婆關系好,對她的喜好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樣式你看了?”

    “我這邊忙著裝修新房,也沒有時間去看。我婆婆給我拍了照片,我看著還不錯,市里的東西肯定比縣里要強?!?br />
    江一菲一陣無語,“不要試試嗎?”而且一般這種婚紗都是租借,不需要提前清洗嗎?

    “15號的時候回去試,還可以改,來得及?!?br />
    “對了,16號早上你和怡菲早些過來唄,我婆婆找人算過日子,早上三點多就要化妝,七點多車要來接,八點多典禮,所以你們六點左右就要到,幫我收拾收拾,不能誤了吉時?!?br />
    “這么早?”江一菲驚訝,“那最好在市里提前住下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我婆婆15號在賓館給我和我爸媽訂了一間套房,16號早上周華來賓館接我?!?br />
    江一菲一愣,她和劉怡菲作為女方幫忙人員,算作貴賓,于情于理,周家都應該考慮給她們安排一間房,就算周家不知道她們的情況,李秀玉也應該了解啊,她們都來自外地,在市里哪有親屬可以投靠?

    如果不提前住進去,只能讓潘洪?;蛘呱蟣卑擦璩咳愣嗥鵠此退僑?,江一菲怎么舍得,太折騰人!

    難道,她們自己花錢住宿?雖然江一菲不在乎這點錢。

    可是,為什么感覺心里不舒服呢?

    沈北安晚上回來的很準時,江一菲還在廚房忙碌,飯菜香氣四溢,沈北安用力吸了一口,一種無法比擬的滿足感油然而生,這里有他的家、他的愛妻!

    硬生生擠到廚房的陽臺,固執地從后面摟住江一菲的腰身。

    江一菲一臉嫌棄,“起來啦,不要在這里礙事?!背勘揪拖列?,再來一個身高體壯的男人,想轉身都難。

    “我一個下午沒見到你了?!鄙蟣卑參刂縛刈?,然后將江一菲手里的鏟子奪下放在鍋里。

    “喂,我炒菜呢,馬上就好了?!苯環譜偶鋇乜掛樽?。

    “等會兒我來?!鄙蟣卑菜布涔亓嘶?,轉過她的身子,唇了也落了下來,找尋熟悉的位置。

    江一菲微微掙扎幾分后雙手不由地環上沈北安的脖子,加深了這個吻。

    沈北安眉眼帶笑,有種心心相應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不過,“你看啊,菜都不能吃了?!苯環坡裨棺?,鍋的余溫將菜燒糊了。

    沈北安剛享受完,心情正美的很,“我吃我吃?!?br />
    江一菲送他一個白眼,真是嫌命長,不知道吃這種菜容易癌變嗎?然后快手快腳地又切了一盤菜。

    沈北安阻止她,“我來炒,你歇著?!?br />
    簡單的菜式沈北安也會做,不過沒有江一菲做的好吃,說來也怪,同樣的食材,同樣的用料,江一菲做出來的味道與別人就是不一樣。

    江一菲樂得輕松,將圍裙幫他系在身上,嚴肅的沈北安立刻變成居家好男人。

    鼓勵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加油哦!”

    沈北安沖她眨了下眼睛,要不是江一菲看的仔細,差點沒看出來。

    江一菲忽然想起當初劉怡菲對沈北安的評價,“眼睛小的黑天只能看見牙齒”,此刻,江一菲深以為然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被我炒菜的魅力迷住了?”沈北安開玩笑道。

    江一菲樂了,“是啊,我好喜歡你喲!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眼光!”沈北安表揚著。

    “所以,接下來的刷碗工作歸你嘍!”江一菲指揮著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獎勵?”沈北安帶著幾分無賴道。

    江一菲手扶著頭,低頭假意思考著,“讓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沈北安眼中精光閃過,心下暗暗思量飯后要這樣那樣的都來一次……

    江一菲再一次感嘆男女力量的懸殊,為什么每一次運動后沈北安都是神清氣爽,反觀她,如霜打的茄子,哈欠連連、腰酸背痛腿抽筋!

    沈北安搖著她,“先別睡,送你點東西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??我困了,明天好不好?”江一菲揉了揉眼睛,又打了個呵欠,準備進入夢鄉。

    沈北安卻已經先一步跳到床下,赤果著身子遛鳥。

    將下班時帶回來的包放在江一菲面前,將她從后面抱起,套上睡衣,倚在枕頭上,“醒醒?!?br />
    江一菲勉強睜開眼睛,掃了一眼,不過是一個包罷了,“這是男士包,送我?我不要?!?br />
    沈北安卻已經打開包,從里面一樣一樣翻出東西,合同、銀行卡、存折、存款單,還有房本,“給你,這是我的全部家當?!鄙蟣卑步魍聘環?。

    江一菲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,指了指自己,“給我?為什么?”

    沈北安無奈,怎么忽然這么傻了呢?“你是我媳婦,不給你給誰?”

    江一菲嘿嘿笑了,“真給我?不怕我帶著東西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舍得我?”沈北安反問,東西哪有人重要?再多的錢也換不來他這樣的既賺錢又顧家的好男人。

    江一菲:臉呢?

    沈北安卻是一臉正經地盯著江一菲,活似江一菲要是說“舍得”,他怕是要瞬間撲到。

    江一菲搖頭,異常正經道,“當然要東西和人一起帶走?!?br />
    幾樣東西倒是讓江一菲精神起來,誰看見存折、銀行卡啥的不高興???雖然不是自己的,但保不齊可以進自己兜呢!

    說起來,江一菲還沒和沈北安說過她的打算,“北安,有個事我一直想和你說?!?br />
    “你說?!鄙蟣卑慘桓畢炊匱?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沒有答應你,除了自我的原因外,你知道我沒真正談過戀愛?!?br />
    沈北安嘿嘿傻樂,這個他知道,江一菲的初吻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江一菲皺眉,不明白沈北安傻樂什么,“但,還有一部分原因是,我想離開這里,當時也說了,我想辭職?!?br />
    沈北安點頭,他有印象,示意她接著說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看到我在辦公室搜尋名島的照片,其實我想去那里,因為我喜歡面朝大海、春暖花開,喜歡溫暖的地方,北方的冬天太冷了,我不喜歡?!?br />
    江一菲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,這個冬天大概有沈北安的緣故,她沒有感覺到寒冷,有的只是溫馨。

    沈北安眉頭微皺,“那現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