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见过凌晨四点的东京吗: 第1654章 拉開序幕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小紅似乎徹底絕望,一下子跌坐在木椅上,眼神也變得空洞起來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不愿意去醫院,是因為就算我們借到錢,仍然沒辦法醫治你的眼睛,所以那個醫生才說只有梁成飛能醫治你?”

    獨狼站起身來,估摸著來到小紅面前,笑道:“我已經這樣了,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,我無怨無悔,小紅你不用替我難過?!?br />
    剩下的只有小紅無聲的哭泣。

    梁成飛此時其實有些羨慕獨狼,一個根本不可能的女孩,機緣巧合做了他的老婆,還為他的傷心而傷心,小紅早已經變了,再也不是那個跟在葉傾城身邊,高傲得像白天鵝一樣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你們放心,我一定盡快找到乾坤神針,不管怎么樣也要試一試,萬一,有奇跡出現呢!”梁成飛安慰小紅。

    獨狼也故作輕松的道:“梁成飛說得對啊,他可是神醫,別的方面信不過,但是治病是絕對能相信的,他都這樣說了你還傷心什么??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結束這個話題,這時候飯菜準備停當,所有人全部聚在一起同桌就餐。

    梁成飛又給他們介紹了王向柔和易飛云。

    獨狼和小紅吃飯的場景,簡直和王湘兒有點相似。

    因為生孩子,小紅失去了勞動的能力,而獨狼沒有了眼睛,走出自己家門也費勁,因此,這一年的時間他們可謂是青黃不接,這么長時間連肉也沒有吃過一頓。

    這一頓飯,可是吃得他們眼淚婆娑了。

    以前,獨狼就算拿走梁成飛一千萬也不會說一個謝字,可現在卻因為一頓飯感謝不停,還對小紅打趣道:“我就給你說了,兄弟始終是兄弟,來到望海絕對不可能再餓著,丫的,你別看梁家垮了,我敢說他梁成飛現在少說也有數億資產,怎么會缺吃的?”

    這一通話,聽得小紅暗自發笑,其他人卻是一陣沉寂。

    梁成飛連忙道:“就算你們沒有走到一起,小紅和你對我來說都是親人,所以你們千萬不要覺得有什么不方便或者有什么歉疚的。特別是小紅,你這月子也才剛剛坐滿,孩子的營養和你的營養都很重要啊?!?br />
    “謝謝梁少爺!”小紅顯得很局促。

    梁成飛擺手道:“不要再這樣叫我,就叫我名字就好。現在,我們住在一起,可謂從來沒有這樣歡聚過,真的挺好的?!?br />
    滿桌的食物,幾乎全程只有獨狼和小紅在吃。

    吃完飯,獨狼問道:“你幾天前給我打電話,是準備叫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梁成飛看了易飛云一眼,便將神秘人的事給他說了,獨狼也聽懂了,問道:“你是想讓我查探她的行蹤?”

    “是的?!繃撼煞傻閫返?,“這座城市里不管公家還是私人,無數的攝像頭,總有拍到他的時候,我就不相信他完全不會露面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現在你的眼睛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梁成飛知趣的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獨狼卻毫不在意,笑道:“你千萬不要看不起我,雖然我變成了瞎子,但是小紅卻心甘情愿的做我的眼睛,這一年時間,為了讓我的技術不下降,我嘗試真正的盲打,偶有錯誤小紅也可以提醒我了,因此,我想我還是能幫到的你的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?”梁成飛喜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,絕對不比以前差?!倍覽求貧ǖ?。

    梁成飛大聲喊道:“梁管家在嗎?”

    梁管家跑進來,問道:“家主有什么吩咐!”

    “去買一批攝像頭回來,將梁家全面監控,不留下任何死角?!繃撼煞煞愿?。

    梁管家應了一聲,連忙去辦了。

    獨狼無語的道:“梁家也太落后了吧,這么大的家業竟然連個攝像頭也沒有?”

    梁成飛苦笑道:“之前只是用的另一種方法?;ち杭?,但是現在有了你,這種方法更直接,一眼便可以看明白發生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好,你給我一夜時間,我可以讓整座城市所有電子眼全部為你所用!”獨狼打包票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能行?”梁成飛很驚喜。

    “完不成,我吃屎!”獨狼道。

    梁成飛看了小紅一眼,連忙道:“你不休息小紅還要休息,還要照顧孩子,所以,你自己看著辦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剛才說的,老匹夫那里怎么辦?你準備怎么對付他!”獨狼問道。

    梁成飛想了想道:“剛才給你們說的事,你們也一知半解,所以,今天下午的時間,咱們什么都不要干了,我得好好講一講孫時問在干什么,你才能明白其中利弊取舍?!?br />
    梁成飛很有耐心的將自己經歷過的事,全部給他們說了,盡管說得言簡意賅,還是用了整個下午。

    而王湘兒照舊坐在旁邊聽得眼淚稀里嘩啦。

    最后,獨狼也顯得格外的沉默,只說了一句話:“梁成飛,你他媽活著真是太不容易,太幸運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哎,我經歷九生一死,也差點一蹶不振,可是你卻是九死一生,我獨狼真的很榮幸,能和你做兄弟?!?br />
    梁成飛擺手道:“往事不堪回首,現在你總該知道,這老匹夫有多么可恨了?!?br />
    獨狼點頭道:“自己親手搞了自己兒子,讓他露死街頭,殘忍啊,這種手段簡直令人發指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,孫時問多半已經拿到所有乾坤神典,我們的時間不多,機會也不多,但是,在保證對付他的時候,還不能讓梁家被楊藝嬌或者神秘人偷襲,所以在這一場爭斗中,你起了決定性的作用,我們必須時時刻刻提防神秘人,并且清楚楊藝嬌的動向?!?br />
    “好,怎么做,你直接吩咐便是!”獨狼爽快的道。

    梁成飛道:“我需要兩天時間布置,成敗在此一舉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配合你,我們都聽你的吩咐!”這時候梁紛雨帶著陳應雪也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梁國義,梁正宏,梁富金也來了。

    他們說梁成飛吩咐的事情都已經做完,公司可以開始運營,但是曾經的保密配方,全部被奪了過去,就算他們還有配方,現在卻變成了侵權方,所以,企業重建最關鍵的一點還是在于配方。

    梁成飛想也沒有想,朗聲道:“就做美容方,讓湘兒配合你們!”

    王湘兒驚訝的站起來,連忙擺手搖頭。

    梁成飛語重心長的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這件事對梁家來說可是生死存亡之戰,所以,絕對不是可以商量的?!?br />
    王湘兒很是吃驚,卻只能慢慢接受下來。

    梁成飛又道:“現在的美容方,在之前的配方上更加精良,不僅美容,還可以治傷,不出一個月,通過女人這個龐大群體,一定能打敗楊藝嬌,為你和姚靜報仇!”

    “好了,這個晚上是最后一個韜光養晦的晚上,真正的大戰即將拉開序幕!”

    在百層大廈,孫時問一個人站在樓頂,整個望海市的風景一覽無余。

    他雙手反背,目光如鏡,那蒼老的背影,看不出半點倦怠。

    他習慣性的松開一只手,捋了捋自己下巴那撮胡須,幽幽嘆道:“敗筆,敗筆啊,倘若王湘兒不將我的秘密告訴梁成飛,我今天也不會如此被動?!?br />
    這時候,一個西裝革履的人走上來匯報道:“董事長,一切資源都已最低價出售,大概能值七十億,當然了,也包括這棟樓!”

    “呵,呵呵,好你個敗筆,竟然讓一半的財富蒸發了,梁成飛,你給老夫等著,我若找到圣地回來,第一個將你碎尸萬段。一百歲,兩百歲,哈哈哈,多少錢夠花呢!”

    “董事長,就等你確認”那屬下提醒一聲。

    孫時問道:“多久才能辦完?”

    “按照流程,簽合同,審批,市里同意,交付款,最快也需要三天!”

    “三天,三天時間,也足夠讓梁成飛準備,該死的梁成飛,為何老夫就是殺不死你!”孫時問深深吸了一口氣,仰天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賣了,特別是曾經屬于梁家的財產,給我一分一毫不剩的賣掉,而且,要分散開賣,讓他永遠拿不回去!”

    “屬下立馬去辦!”那人恭敬的告退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又有一個男子走上來,孫時問看了一眼,態度立馬變得恭敬起來,笑道:“他老人家怎么樣了,能不能來望海一聚?”

    “老宗主,老宗主已經暴斃?!蹦悄兇由誦牡牡?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孫時問也是大驚!

    那男子道:“我離開之時,老宗主已經臥床,然而我還沒有趕到,聽到宗里傳來消息,宗主已經死了!”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,他不是一直好好的么,為什么說走就走?那我們之間的約定呢,說好無通神宗出力,三管齊下呢?”孫時問怒吼道。

    那男子抱手道:“無通神宗已經控制在老宗主傳人手里,她叫啞瓏,是新任宗主,她將老宗主囚禁起來,老宗主活活是被氣死的?!?br />
    “”孫時問徹底大笑起來,笑得眼淚都出來了,“有意思啊,有意思,這老頭一生無所不知,機關算計,最終竟然會死得如此冤枉,十多年前我就說過,他不過是養虎為患而已,結果呢,還一語成讖了,哈哈,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老宗主讓我傳的話是,事已至此,他回天無力,他讓我告訴您,無通神宗和您之間的秘密,還請你務必帶到土中?!?br />
    孫時問眼神忽然凌厲起來,質問道:“你是說,土中?哈哈哈,我可不像那老頭,我是不會死的,倒是你,可以回家了!””好的,在下告辭!“那男子轉身要走。

    然而,孫時問手上一揮,猛然之間,傳來一聲龍嘯,那男子便倒下了,仔細看去,他臉上一切神光都消失了,除了皮肉,竟然已像一根干柴。

    “誰說乾坤神典不重要,哈哈哈,梁成飛,你不知道,死也不會知道,是你自己將自己逼上了死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