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> > 甜婚來襲:腹黑老公壞透了 > 第246章 失寵的樣子是鬧哪樣啊

龙族幻想官方手游吧: 第246章 失寵的樣子是鬧哪樣啊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“陸總,是我?!?br />
    莊慕南踟躕之后,還是決定進門看看,時間太晚了,他出入女孩子的房間的確不太好,但他放心不下,拍完夜戲連衣服都沒換匆忙打車過來了。

    陸輕晚的心臟“咚”一聲,從嗓子眼兒回落到肚子里,“我天,嚇死了!”

    莊慕南進門,就站在玄關位置,接走陸輕晚手里的花瓶,朦朧的眸光看著她,“你好點了嗎?”

    陸輕晚不想麻煩他,更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,省的給他留下自己需要被人照顧的印象,于是大大咧咧的舒展筋骨,“我沒事啊,剛口渴要喝水呢,你們拍戲順利嗎?”

    莊慕南主動給她倒了水,不燙不涼剛好,“很順利,你放心養病,劇組有陸總和盧卡斯,一切都按部就班?!?br />
    陸輕晚捧著水杯,咕嘟喝了一大口,“那就好,呵呵!不過怎么晚了你還是回去睡覺吧,明天拍動作戲,沒有好精神不行!”

    陸輕晚遲疑一下還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領導鼓勵員工的動作無疑了。

    莊慕南的視線順著她的手指動作滑動,自眼眸深處點燃的星星之火,在她手指離開時漸漸熄滅,最終歸于平淡。

    一絲希望破滅。

    “現在不是工作時間?!?br />
    他想說,私下里我們的距離非要這么遠嗎?

    陸輕晚一口氣把水杯喝空,“所以你回去睡覺吧,陪我熬夜不加工資的,快去吧快去吧!”

    莊慕南的笑容很淡很淡,如初秋清晨起來的霧,禁不起陽光蒸發,“網上的新聞,我不介意,你不需要替我抱不平?!?br />
    噶?

    繞了半天他想說這個呀!

    “我當什么事兒呢!小意思??!這件事跟你沒關系,有人故意黑我,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,我不會任憑別人抹黑的,也會全力維護我的人!”

    我的人?

    莊慕南蒙霧的瞳孔慢慢放大一些,“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對??!你,楊婭,紹雨晗,大家都是我的人,我把你們帶來劇組,就會負責到底,作為這部戲的制片人,?;ひ杖聳俏業腦鶉?,你不要有心理負擔?!?br />
    走出陸輕晚的房間,莊慕南寥落的站在自己的房門外,空蕩蕩的悵然著。

    “莊慕南?你還沒回房間睡覺?”

    楊婭在劇組換好了衣服,比他回酒店晚一點,后面烏央央跟著一群工作人員,大家打著哈欠議論當天的劇情,或暢想殺青以后去哪兒狂歡。

    莊慕南回過神,“嗯,剛到?!?br />
    演職人員的房間在12樓,工作人員在13樓,楊婭指了指上面,“你去看陸總了嗎?她好點沒?”

    “沒有?!?br />
    話音落下,“?!幣幌碌繾鈾?,莊慕南轉身進了門。

    楊婭鼓了鼓腮幫子,“怎么了???好大的脾氣,完全不像他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莊慕南離開后,陸輕晚連床都沒上,四仰八叉歪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    直到房間門再一次被敲。

    有完沒完了??!

    陸輕晚睡眠不足,脾氣比吃了炸藥還大,光腳丫跳下沙發,“大晚上的,你特么誰??!”

    門外男人挺拔的眉宇輕輕一蹙。

    你大爺?

    你特么?

    尼瑪?

    這些詞匯她信手拈來完全不需要過大腦的嗎?

    開心爆粗口,生氣爆粗口,傷心難過太幸福全部用爆粗口代替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房門拉開大半邊,陸輕晚睡意來襲,昂起脖子盡情的張大嘴巴,然后……她保持半打哈欠的口型定格了!

    黑色的頎長身影逆光而立,樓道吊頂中間的吸頂燈隔著平均的距離椅子排列,門恰好在兩盞燈之間,左右兩邊的光都聚攏在他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高光下,程墨安的深深眼眸寫著絲絲疲憊,手里握著電話,屏幕還沒熄滅,然后“晚晚”二字聯系的號碼因為無人接聽自動掛斷了。

    “程……”

    連他的名字都沒叫出口,陸輕晚身子一沉,一傾,被程墨安抱緊了溫暖又霸氣的抱緊。

    陸輕晚怔了怔,眼珠子帶著特殊音效骨碌碌轉,我的天,他怎么會找到這里來?他怎么知道她的房間號碼?

    而且,美國和中國距離那么遠,他突然過來就不怕撲個空嗎?

    亂七八糟想了一通,陸輕晚后知后覺的發現,程墨安懷抱她的力度有點大,那勁道好像要把她揉碎了塞進自己的皮膚和血肉。

    好想咳嗽啊……可是不敢。

    終于抱住她了,莫名的短信之后,她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,程墨安的一顆心高高懸掛,患得患失的忐忑一路,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惹惱了她。

    又怕她發生了意外不想被他知道。

    他設想了幾十種壞情況,每一個設想都讓他抓狂!

    習慣了掌控一切,習慣了計劃之內的游刃有余,可她完全在自己的計劃之外,沒有規律沒有前例沒有參照物。

    三十年來,程墨安第一次品嘗到了不自信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晚晚?!?br />
    有力的大手箍住她的后腦勺,鼻息抵著她的額頭,一聲呼喚沉重深情。

    陸輕晚悶悶的埋在他胸口嗯了聲,“我在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墨安重眸瞇闔,掌心一下一下拂過她的后背,“為什么不接電話?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他這么興師動眾過來,就是因為她沒接電話嗎?

    “我手機被盧卡斯拿走了啊,看不到來電,你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難道是eil?!

    “是不是eil又失蹤了?我馬上跟你一起去找?我知道幾個地方!”陸輕晚掰扯他的手臂,想要從他鋼鐵辦的懷抱里掙扎出來。

    豈料程墨安的懷抱一點不松懈,“不是他,他沒事。是我的問題,打不通你的電話,我不放心?!?br />
    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下次我天大的事也不把手機給別人了,安啦安啦,我不是好好的在這里嗎?別抱著啦,好熱呀?!?br />
    一向理智聰明的程墨安突然這么感性,陸輕晚自責的罵死自己都不夠替他出氣。

    程墨安終于舍得松手,垂眸看到她通紅的小臉兒,禁不住附身吻了吻她的額頭,這一吻還沒結束,程墨安的眼睛用力一縮!

    “你發燒了?”

    陸輕晚撓撓頭發,把長發抓亂,幾縷軟乎乎的長發扯上去,跟漫畫里長了兩撮兒毛發的卡哇伊女孩神似,“不是發燒啦!看到你人家害羞嘛,臉紅了啦!”

    她撒嬌賣萌,還特別小女生的扯他衣角晃悠,腳趾頭一根根上翹。

    程墨安下腹一股力量隱隱勃發,西褲隱有脹滿的勢頭,不合時宜的興致讓程墨安窩火又無奈,內心很自責的摸摸她的腦袋,把頭發撫順好,“不要強辯,我連發燒和害羞都分辨不出來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……”陸輕晚小模樣與情竇初開的少女如出一轍,用自己的光腳蹭他的西褲邊兒,“一點點發燒而已,我吃過藥了還去了醫院,是不是很乖?”

    程墨安橫腰抱歉小女人兒,踢掉皮鞋,只穿著襪子徑直走到床邊,把她小心的放入被窩,側身靠著她,“怎么不告訴我?”

    女孩生病,一般都會先告訴男朋友,借機會好好的撒撒嬌,讓對方心疼一番,她居然一點動靜沒有,連醫院都去過了,他影兒也不知道!

    盧卡斯這個月的薪水應該是不想要了!

    陸輕晚撅噘嘴,仰頭看他那雙要把人給吃掉的眼睛,“一點點小事都麻煩你,我也太慫了吧?”

    說實話,陸輕晚還真沒意識到生病需要知會男朋友,或者說她貌似有辣么一會兒忘了自己有個藍朋友。

    咳咳,不能被他發現!

    程墨安無聲的嘆了一口氣,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釁,“你真是讓人沒辦法?!?br />
    他的表情和語氣,心疼死人了!

    陸輕晚撲到他懷里,環繞他的脖子,嘴巴沾了沾他的唇,怕把感冒傳染給他,不然一定要狠狠的狠狠地吻到他斷氣??!

    “是我拿你沒辦法呀總裁大人,你是四海八荒最最厲害的毒藥,只要吃一丁丁點就上癮!戒不掉的那種??!我這不是怕自己中毒太深離不開你嗎?”

    前半段呢,程墨安聽的蠻順耳,忐忑稍微少了一些,可后半句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打算離開我?”

    陸輕晚想呼死自己,呸,你會不會說話??!

    “沒有沒有!我是怕自己每天都粘著你,分分鐘都離不開,恨不得變成你的錢包手機褲腰帶,那我還怎么工作???”

    天啦嚕!某人一臉的“你不愛我”、“你不在乎我”、“我是不是失寵了”的表情,所為哪般???她不就是沒接電話嗎?又不是給他戴綠帽啊喂!

    程墨安貌似被安慰的挺受用,皺緊的眉頭終于舒展,“短信呢?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啥啥啥?

    短信?她沒發短信???天地良心,我發誓!

    “我發了啥?”

    程墨安解鎖手機給她。

    陸輕晚一眼就識別了自己的快捷回復短信,哐哐哐砸床,“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!你懲罰我吧,我簡直就是惡魔神經病外加老年癡呆!我發誓手滑了!”

    葉知秋你大爺的!難道不……

    咦?!

    想起來了!

    陸輕晚跟程墨安確定關系之后,她想把備注“禾助理”改掉,但是想了一圈子不知道改成啥合適,于是最后寫了個句號,反正她一眼就能認出,名字并不重要的。

    誰知道搞出這么大烏龍。

    程墨安無言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放下工作漂洋過海,得到的答案是,我手滑了??

    陸輕晚巴巴的認錯,又發現新問題,“你該不會因為一條短信就殺過來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