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> > 訓夫攻略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絮叨母愛

龙族幻想手游攻略: 第二百六十九章 絮叨母愛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鄭智來接顧遙的時候,卻聞顧遙又去了府衙。聽聞那倆人才離開沒多久,鄭智索性先陪弟弟聊了會兒,方起身去府衙接人。

    坐在馬車上,顧遙的心底很糾結。

    是的,糾結。

    生下七七后,尤其是七七對她超常的依賴,讓她有一種感覺。七七想要星星,自己也要滿足她!鄭智一邊說自己溺愛孩子,一邊比自己還要疼七七。這就是父母,他們這對年輕的父母。

    前世,我好像不比七七差多少的說。我那么可愛,他們兩個做父母的,究竟是怎樣狠心才能拋棄自己?順著這個邏輯,顧遙想不通。

    因為路夫人這些年的表現。

    路夫人先是極寵姚飛飛,后又善待自己。她似乎知道自己就在大明,但是,找不到自己。像上一次,她似乎已經確認事實了,結果又暈了過去。那之后,顧遙嫁人住進侯府,不便日常出門是其一;怕刺激路夫人,路知府不怎么讓她們二人見面是其二。

    總之,這是自上次“氣”暈陸夫人之后,顧遙第一次來府衙。

    后衙很安靜。

    路右石夫婦不在,家里又沒有孩子,這兩夫妻使喚的下人又有限,便造成了偌大的院子,像無人居住的景點,美麗又安寧。是以,緩步在青石路上,顧遙的心,逐漸安定下來。

    及至廳房,顧遙已能平穩地扯出笑臉,來應對路夫人準備的那堆像小山一樣的禮物。

    穿著方面,沒有一張布匹,全是衣衫。親子杉、小孩子的衣衫、顧遙單獨的衣衫,四季都有,大小幾十件,沒有半年,是做不出來的。

    吃的,確切的說是藥。不僅有各色藥材,還有一堆藥丸。

    路夫人絮絮叨叨地說道:“聽聞北疆缺少藥材,你幼時因為大病,多虧了孟家,還有那唐湘湘才被救回來。我就想著,七七比你當年還小,這藥材少不得,每一味藥丸我都注明用途和劑量了。用不著最好,萬一要用,有比沒有強?!?br />
    母愛無聲是偉大的,但是,顧遙認為,母愛通常都很絮叨。一件小事,母親都能聯想到很多,比如青春期只是和男孩子一起放學回家,便會被媽媽念叨個不停。那些媽媽,生怕孩子因此有個什么不好。那會兒,顧遙只能羨慕地看著同學抱怨,她則回到爺爺奶奶那里,靜默無言。

    逼退眼淚,顧遙低聲道了句:“我替七七,謝謝你?!?br />
    沒有用您,缺少了那份尊敬,卻顯親昵,路夫人頓時眉開眼笑,又道:“遼東那邊的回信,少說還有一個月。再一個月,天氣便涼了。我再趁這個月,給你們做點路上吃的吧,可好?”

    顧遙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路夫人便又絮叨起來:“七七越來越大,零嘴是必不可少的。你們這一路風餐露宿的,熱水很難弄,我來想想辦法吧?!?br />
    路知府趕回后院,便見二人似母女那般,一個絮絮叨叨地說著,一個靜靜又不舍地聽著,畫面很溫馨。路知府心道,因為我昨日幫了她,她在還么?

    沒來由的,路知府心底忽然升起一股無名怒氣。

    待到門子來報:“保定候府鄭三也來接其夫人?!?br />
    路知府果斷進屋,打斷二人說話,直接道:“鄭智也來接人了?!?br />
    他的口氣不好,路夫人卻眉開眼笑,道:“這是從蒙學館找來的吧?好,好,我不留你了,快些跟他回家吧?!?br />
    見妻子真的很開心,路知府便又有些不好意思。不管怎樣,顧遙讓妻子開心,自己沒道理擺臉色。想了想,他和顧遙一道出門。

    路上,路知府問:“今日你怎這般乖巧?”

    顧遙沒什么情緒地明知故問:“知府大人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路知府已經很肯定了,因道:“你討厭我?!?br />
    是的,顧遙的確不喜歡路知府,前世今生,都不喜歡。

    鄭智已經很靠近二人了,只聽路知府生帶不滿地質問顧遙:“你既能待她如母,為何不能待我如父?”

    鄭智停下腳步,但他依然能聽到那二人的對話,他聽見顧遙說:“我也是母親,她也待我如女,我為何不能待她如母?至于知府大人,我想問大人一句,您,哪里像個父親了?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很冷,冷到骨子里,卻又透露著可憐和無助。鄭智再也撐不住,大步上前,當著路知府的面,將人摟在懷里,安慰:“別怕,有我在?!?br />
    顧遙將腦袋埋在鄭智的胸膛,不肯抬起,默默平復心緒。

    路知府長嘆一聲,囑咐了鄭智一句:“好好待她,若有困難,可找我?!?br />
    待顧遙平復好心情,鄭智牽著她的手往外走。沒說別的,只道了一句:“快些吧,七七不知怎么找你呢?!?br />
    想著那樣的畫面,顧遙腳下步伐翻了數倍?;厥卓戳爍靡謊?,轉身后,開始鬧鄭智:“哥哥,自從有了七七,你就不把我當回事了呢,這讓我大大不滿。在你心底,我要排在七七之前。不,我要排在所有人事物之前?!?br />
    鄭智也大大的不滿,只問顧遙:“我在你那里排第幾?”

    顧遙訕訕不語。

    看著連句謊話都不給的顧遙,鄭智氣鼓鼓地拽著顧遙登車,一頓懲罰。

    顧遙只得求饒:“七七早晚嫁人的,我以后一定重你勝過七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鄭智一聽七七嫁人,軟糯的閨女要被臭小子欺負,只想殺人!

    顧遙抓住機會,立即反擊:“你看,你看,你自己是不是也更疼七七!”

    鄭智冷哼:“我算看清你了!以后,以后,以后七七之外,還會有九九,有七七的孩子,你就是不把我放在心上?!?br />
    顧遙非常痛快地否認:“那不能。七七是第一個孩子,回頭孩子多了,誰還在乎???夫婿就一個的,我一定牢記這一點!”

    看著很有道理,但是,鄭智卻抓住語病:“爹娘也只有一個,你又怎么說?”

    顧遙身子一僵,停下嬉鬧。

    鄭智以為她想到了自己庶出的身份,原則上,她是有兩個母親的。而自己,有兩個父親。

    這是兩人共同的問題。

    才想拿自己的身份來安撫妻子,鄭智卻發現妻子的目光在往后瞟。不期然的,鄭智想到路知府,想到他和顧遙的對話,想到路知府昨日的偏疼。

    不可能吧?鄭智驚訝地看著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