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> > 將軍的傲嬌小公主 > (二五二)下落!

龙族幻想官网不删档测试什么时候: (二五二)下落!

龙族幻想手游图片 www.unsgp.icu 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娘都知道了!”牧百花趕緊拉著嬋兒的手輕輕地拍了拍,“我啊最希望的就是你能跟少主成親,這樣娘的愿望也就實現了。我看少主對你啊,也是頗為上心,你為何不嘗試著同意呢???更何況你若是成了日后的王妃,咱們家族也跟著沾光不是!”

    “誰要成親??!”女人的臉上突然多了一絲緋紅,這點紅潤讓牧百花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你呀,可是滿不了娘的眼睛的!”牧百花輕輕地刮了下嬋兒的鼻子,看著自家女兒那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樣,這才把一顆心放了下來,“少主近日被國王安排了很多事情,今天實在是抽不出來身子來看你,你就不要再這里鬧小脾氣了。我看今天天氣也不太好,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屋子里待著吧?!彼低昊八推鶘硪?,身后的女人趕緊拉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阿娘,那你什么時候才不把我關在房間??!”說著就像是求饒的樣子一般,那種略帶祈求一樣的聲音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關了你將近三個月了,看你還算聽話的份上,娘明天就可以放你出去?!蹦漣倩ㄗ砝純醋拋約遺黿康哪Q?,就覺得喜歡的很,“不過你不可以讓娘擔心,讓娘找不到你。晚上不準出去玩,白天出去要說一聲,晚上要在晚餐前回家!若是你答應了,我就可以允許你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答應我答應!”嬋兒聽到這話自然是很高興,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的條件,只要能不讓自己再在房間里這么無聊的帶著,怎樣都無所謂!而聽到自家女兒答應了條件后,牧百花這才離開了房間。

    屋外的空氣有些凄冷,雖然不像是沙漠那般陰晴的氣溫變化那么大,不過在這個地方,氣溫的變化還是有些明顯的。至少能夠讓人覺得冷!空中原本稀稀落落雨滴漸漸地如同不斷線的蜘蛛絲一般下了起來。聽著屋外的雨聲,女人的思緒卻早已經飛遠。

    另一邊郊外的空氣卻非常清新,而隨著赤雁的幫忙,一行人也踏上了尋找花小妹的旅途。這都持續找了一百多天了,還是沒有什么結果。只是順著河水的下游的方向見到人就問。卻依舊一點線索都沒有。天上的鳥兒飛著,唱著歡快的歌,路上的行人走著,尋找著自己一直在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們都找了這么久了,還是沒有下落嘛!”看起來天氣是有些熱的樣子,赤雁手中的扇子瘋狂的為自己扇涼,然而似乎越扇越熱一般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眾人順著游俠客所指的天空,似乎能夠看到一只老鷹在腦袋頂上盤旋,“黑鷹是找到什么東西了嘛!”游俠客看著黑鷹盤旋的樣子,就像是在通知什么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所有人跟著空中的黑鷹來到了一戶人家面前,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來這里,所有人順著黑鷹飛下來的方向望去,只見地上一只百合花簪靜靜的躺著,上邊看起來還有些蜘蛛絲的痕跡,看樣子是丟失很久了!

    冷無情走到跟前撿起地上的簪子,心里覺得一陣激動,就仿佛要找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了一般,“這是小妹的簪子!”

    “在這戶人家附近,我們一起去問問吧?!背嘌閼糜行┛柿?,也順便去討要一杯水喝。幾個人來到門前,敲門后便能看到門后的一個老人家,“老人家,我們幾個趕路有些急,想在您家中落落叫討杯水喝,您看方便嗎?”赤雁倒也不含糊,一開口就要喝水。

    不過看樣子這個老人家也算大方,直接讓門放幾個人進來,給幾個人倒了杯水,大家也紛紛道謝??醋偶父霾幌袷潛鏡厝說難?,老人家也開口了,“幾位是從何處而來???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從帝都而來?!庇蝸攬禿韌晁?,就打開了折扇乘涼,說起來外邊的氣溫還真的有些高,“不知道老人家前些日子可有救過一位姑娘?”

    “姑娘?沒有沒有?!崩先思腋轄舭詘謔?,“握著老弱病殘的,每日也就在自己的屋子門前采些吃的,都沒有見到什么姑娘,又怎么會救過呢!”

    三個大人面面相覷,一個小孩坐在凳子上大口喝著水。冷無情實在是忍不住好奇心,趕緊詢問道,“可是我們在你的屋子旁邊找到了這個!”說著說著就把自己撿到的簪子拿了出來,“這是我曾經送給她的東西,若是她沒有來過這里,又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呢???”

    那老人家似乎也不介意別人這樣的懷疑,隨著這只簪子入眼,自己也陷入了回憶之中,“我確實沒有救過什么姑娘,不過說起來……”老人家似乎有些淡忘了的樣子,不過又不像是什么都想不起來的一般,“說起來,三個月前倒是有一位夫人和她的下人們抬著一位姑娘來過!你要不說,我還真忘了這件事情。這簪子若是那位姑娘的,應該也是那個時候掉在這附近的吧?!?br />
    幾個人再次面面相覷,就像是得到了一致的意見一般,冷無情激動地心情再次浮現了上來,聽這么一說,那個女人果然還沒有死,“那太好了!您知道她們去了哪里嘛?”

    老人家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去了哪里我倒是沒有問?!奔父瞿昵崛艘惶饣?,瞬間又是一副喪氣的模樣,“不過,我倒是問了她們來自哪里。她們穿著奇怪的服裝,看起來也不像是中土來的人?!?br />
    “那,那位夫人是從哪來的呢?”

    “那個夫人說是……”老人家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,“哦對了,說是來自西域沙國!當時為了方便,她也只是讓我叫她牡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沙國……”赤雁若有所思的看了冷無情一眼,西域沙國的人雖然比較熱情,可是冷無情畢竟是帝都的將軍,若是形勢不慎,說不定會引起沙國與帝都的戰爭!這件事情還真是不太好辦。

    冷無情就像是感受到了赤雁的眼神一般,自己的目光也與他相碰,雖然也有一些顧慮,可是既然知道了那個女人的下落,自己自然是不能等待的,“多謝老人家告知!既然得知了她們的下落,那我等就不再叨擾了!就此告辭?!彼底潘底?,就站起了身子準備走的樣子。